<
戏剧

上戏院长黄昌勇担任编剧话剧《前哨》再现“左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11 21:37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柔石、殷夫、胡也频、冯铿和李求实,这五位青年左翼作家开启了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辉煌一页,然而,他们的生命也都在1931年定格于龙华。2021年是中国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左联五烈士牺牲90周年,上海戏剧学院以这群文化战士为主角的大型原创线日在上戏实验剧院首演。这是上戏为献礼建党100周年重点打造的文艺创作项目,同时也是上海市“建党百年”“全面小康”首批39个重点文艺创作项目中之一。

  “在‘建党100周年’和‘左联五烈士牺牲90周年’这两个重大时间节点上,我觉得同是文化战线,我们上海戏剧学院应该有所作为”,黄昌勇表示。他同时坦言,每一个中文系毕业的人都会有创作梦,而关于左联,他更是因为多年的研究,有着非常特殊的情结。

  而对于这群牺牲时都不到30岁的文学青年,当代的青年人又该如何理解他们的精神世界、理解他们的信仰与选择?

  黄昌勇介绍说,剧本的创作早在两年前就开始构思,今年年初正式组建创作团队。前期准备花了很长时间,仅剧本大纲六易其稿。暑假期间他闭关两周,完成了剧本一稿。今年10月国庆中秋长假,创作团队再次闭关7天集体创作,完成排演本定稿,并将于12月正式进入排练阶段。

  期间,创作团队多次前往龙华烈士纪念馆、鲁迅纪念馆、老闸巡捕房等地采风学习,同时阅读了大量相关的研究资料。同时广泛征求了文学界、评论界、戏剧界的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前哨》被专家认为具备了文献剧的厚度。

  全剧的创作因此大量源自历史的真实资料。“我觉得历史剧的编剧导演首先要是一个学者,不然很难做出一个好的历史剧。而我们这一次的创作,也希望能在档案上、在历史上的研究上填补一些空白,同时也用更多历史上的真实,来填充这个剧作的细节”,黄昌勇表示。

  “戏中戏”的交叉结构也是这部戏的特点之一。“在剧本创作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这部剧的当代意义,所以最终用了三层结构,除了上世纪30年代,还有1990年代与当下三个时代的重叠展现,在叙事层面也作了大胆尝试。”

  黄昌勇说,这样三个时代间的对话,也让剧作呈现出一种“多声部”,以现实追溯历史,以历史反照现实。在这其中,甚至有他个人的经历,从研究左联开始到现在的人生感受。“我们希望这个剧作能让观众有代入感,而不仅仅是还原30年代的历史原生态,这样也让全剧的意义有了多向阐释的可能。”

  而对于《前哨》这个剧名,黄昌勇表示,这也是在多方建议之后,他最终坚持的。《前哨》在历史上就是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机关刊物,第一期就是为纪念左联五烈士而出的专号,刊登了鲁迅等众多作家在内的纪念文章,是一本研究左联时期文动的重要材料。剧名的“前哨”两字,更是鲁迅亲自写完后木板印刻的。 “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剧,能让这个名字传播得更远”。

  作为和剧中人物几乎差不多的同龄人,导演马俊丰在研究了大量历史资料后深受触动:“他们是一群在黑暗中看到了微弱的光亮就执着去奔向光的一群人。我因此和我们的剧组说,这一次我们不能用技巧和方式去创作,而是要用内心去创作。”

  马俊丰说,在舞台呈现上,《前哨》将区别于传统话剧的表现形式,融合话剧表演、影视拼接与多媒体影像结合的综合表现,强调视觉等新的审美追求,构建剧场新形态。

  为此,全剧特别邀请了电影导演郑大圣担纲视觉总监,他将为剧中的影片拍摄5段影像。而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也将带领一个中外团队,为全剧创作两首原创音乐,一首是30年代的老歌,一首是全剧主题曲。电影音效专家詹新将担纲本剧的音效设计,为这部舞台剧赋予电影级别的音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