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戏剧

西方戏剧建筑趣谈之一:细数剧场舞台的类型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2-02 09:00

  图1,约旦杰拉什市 (Jerash) 的南罗马剧院 (South Roman Theatre) ,建造于公元81-96年,时为古罗马时期。剧场从后往前依次为:a. skene (罗马时期叫做 scaenae frons),在希腊语中是帐篷的意思,后作建筑讲,充当后台使用,演员从入口上台,有时也悬挂布景;b. 建筑前方的表演区域 (抬高部分)在希腊时期被叫做episkenion,在罗马时代被叫做pulpitum;3. 歌队或乐队在乐池 (orchestra,下降的那块平地) 表演;4. 表演区域和乐池中间的那段垂直的实体平面便叫做proscaenium,意思是 ”后台的前面 (in front of the skene)”, 通常是石头砌成并有雕刻。

  图2,左图是带有标注的古希腊剧场图 。但多数时候,早期的剧场远达不到各项设施都完备,就像爱琴海提洛岛 (Delos)上的这个剧场 (右图) 。但这并不妨碍索福克勒斯 (Sophocles, 公元前497/6 – 406/5年), 欧里庇得斯 (Euripides, 公元前480 – 406年), 埃斯库罗斯 (Aeschylus, 公元前525/4 – 456/5年), 阿里斯托芬 (Aristophanes, 公元前446 – 386年) 这些古希腊悲喜剧家在这些剧场上演自己编导的剧本,或是古希腊人在这些地方进行集会。

  诟病镜框式舞台过于陈旧和古板的声音从来就没有断过,但传统的舞台形式却没有办法束缚住艺术家们的创造力。比如说:

  图3,北京保利剧院这7年间来经久不衰的《如梦之梦》(导演:赖声川) 便打破了镜框式舞台的束缚,利用升降台造出了一个莲花池,用舞台包围观众。

  图4,戏剧舞美设计史上非常重要的前辈李明觉 (Ming-Cho Lee, 1930 - ) 为一巡演设计的布景,由一块巨大的帆布构成。李拿过众多的戏剧奖项,包括托尼奖 (1983);他从1969年开始在耶鲁大学戏剧学院设计系任教,后来成为教授和系主任,于2017年退休。

  虽然镜框式舞台只留一面朝向观众,但这并不妨碍戏剧从业者们运用舞美、灯光、声音、表演、结构、层次等等去实践着他们的艺术理念。

  图5,说到舞台运用就不得不提的一个人——罗伯特·威尔逊 (Robert Wilson, 1941 - )。图为《沙滩上的爱因斯坦》(Einstein on the Beach) 中的一幕 。一个镜框式舞台被至少分割成了四个不同深度的层面,包括舞台下方 (downstage),投影幕布,舞台上方 (upstage, 水平),舞台最上 (竖直)。

  两座剧院都以上演莎士比亚戏剧著称,二者的舞台形态或多或少都传承了莎士比亚的环球剧场(Shakespeare’s Globe)。

  图6,莎士比亚的环球剧场 。莎士比亚时期还没有电,剧场露天,借用日光和煤油灯照亮舞台。我们现在看到的环球剧场是后人根据文献记载仿造出来的。莎士比亚时期还没有伸展式舞台的说法,其样式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半圆剧场以及中世纪的木质剧场有相似之处。从现代剧场形式和观演关系来看,伸展式舞台较好地还原了环球剧院。

  图8,莎士比亚《一报还一报》(Measure for Measure) , 2019, 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出品。在上图皇家莎士比亚剧场的伸展式舞台上演,导演为 Gregory Doran。

  图10,2019年在奥利弗剧场上演的《伯里克利》(Pericles) ,属于国家剧院“公民行动 (Public Act)”项目。

  图11,英国国家剧院在2017年双年联欢会中的表演 ,地点在奥利弗剧院。舞台布置相当复杂,表演区域包含了一部分观众席,观众们也坐在舞台上。

  普遍认为黑箱子剧场和二十世纪早期兴起的欧洲先锋派运动(European Avant-Garde)有关联,大概在战后60年代普及开来,先做为排练厅后成为剧场。

  彼时的先锋派在各行各业(主要指艺术界的各个分支)兴起了一波波对传统的颠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艺术开始逐渐远离对于物质世界的描述,而转向对于精神世界、心理状态的探索。

  “黑箱子”是中性的,代表了剧场的普适性;它也是灵活多变的,让艺术从业者们更容易跳出范式的羁绊。

  图13,帕克街军械库 (Park Avenue Amory),纽约最著名的场馆之一,常年被用来做为展览馆和剧场。

  但是对于艺术家们来说,一片空的空间也有不够的时候—— 如果昨日有追求极简主义(minimalism)的艺术家,那么今天或者明天就会出现极繁主义(maximalism);现代主义后面永远会跟着后现代主义。

  所以我们又看见戏剧实践者们去海边、去乡村、去宾馆、去山间、去博物馆—— 去任何他们能找到的地方去实践他们的艺术理想。